• 目录
  • 第九十二章
  • 记录
  • 主持对决的是暂代的*师约瑟芬。

    约瑟芬久仰北方魔法师之名,抱着切磋学习的态度谦虚的来主持一天内决出第一名的坑爹赛事,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比如现在她整个人风中凌乱,一脸黑线,一脚踩在护栏上以这种诡异的姿势趴在看台的栏杆,注视着参赛的女巫。

    ——背着书的,叼着笔的,找纸打小抄,捧着书在大厅来回走背书的。

    她觉得这世道太魔幻了。

    “各位,请注意。”约瑟芬觉得就算她站这么远,也依然能听见那群人嘟嘟囔囔的是什么,“我是勒托最高女巫约瑟芬,裁判。”

    周围蚊子叫似得嗡嗡声终于没了。

    “各位也知道这件事的紧急和重要性,我相信这点不需要我多说,”约瑟芬把稿整没了,只好现场发挥两句,“所以我希望大家认真对待,这是关于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她沉默,台下的也沉默。

    “所以打小抄的别抄了,背书的也别背了reads;剑道独宰。”约瑟芬最后弄出来这么一句。

    众人绝倒。

    “今天没有卷子,没有笔试,不考你背几个咒语。”约瑟芬暗地里翻白眼,这一群乌合之众,都学傻了。

    珀尔颤颤巍巍的举手发问,“那什么形式啊。”

    “决斗形式。”约瑟芬终于换了一个正经些的姿势,她对着医生比划个手势,让医生背过身去,可能是为了未来脱罪。

    侍卫将大门插上。

    看台上没有观众。

    角斗场里骤然安静下来。

    珀尔觉得或许这是玩真格的,随后就后悔来凑这个热闹。

    “以一方被击倒为结束。”珀尔循着声音望去,她看着约瑟芬找了把椅子懒洋洋的坐下来,这个勒托女巫后裔年纪不大,距离太远,以她的魔法水平也估计不出来魔法强弱。但是这个小女巫却很有所谓的气场,身后没有护卫,厅里没有额外的守卫,她就敢宣读这么容易引起动乱的规矩。

    “开始吧,按照你们抽签的顺序,生死不论,如过程里造成他人死亡可以得到特赦。”约瑟芬扔出来更恐怖的一句。

    “那怎么办?”珀尔第一轮遇上的是自家邻居。

    “石头剪子布。”邻居姑娘提议,她魔法稀松,自知不是珀尔的对手。

    “三,二,一。”

    珀尔出了石头,邻居出了剪刀。

    第二轮就有点坑了。

    第二轮珀尔遭遇她同桌,还是一个跟她有点个人私仇的同桌。

    “这真的好意外啊。”同桌说道。

    珀尔想嬉皮笑脸混过去,“桌……”她拖长声,但是没有得到效果,她同桌甩出魔杖,魔法盘环绕四周。

    珀尔这时候感觉也许不借作业抄之仇不共戴天,她手向前划过,银色的痕迹幻化为弓箭,在魔力凝结成龙的那一瞬,她张弓。

    正中法阵中心。

    所以说召唤系法术很厉害但读条时间太长是真的惨。

    龙一声惨叫,魔力骤然从法阵里涣散。

    同桌坐在地上,有些不屑的看着她。

    “桌,卷面成绩不代表一切,但至少……怎么说,代表些东西。”珀尔一曲膝,有些欠揍的扔下这句话。

    如果她同桌没有上来就开大招而是点到为止,她才不会这么嘴欠。

    不到中午,她就打到了南丁格区出区战,值得庆幸的是裙子肯定有份了,悲惨的是正面梅根。

    按照开始时珀尔和罗莎琳的安排是最好罗莎琳对梅根,最后她对罗莎琳,虽然有点对不住罗莎琳,但也比姐妹打姐妹好,不料罗莎琳进来就被拖到海外省南阿斯托瑞亚区reads;九魂吟。

    打一上午基本上都是强弩之末,比如洛拉直接就石头剪子布结束,还有几个省还比了背诵格雷解剖学或者十四行诗,玫瑰传奇细节等等,擅长乐器的还有乱入比小提琴手速的,珀尔位置比较好,全程看见约瑟芬一脸卧槽你们什么玩意。

    但是动脑想想,学霸与学霸的对决肯定不是动手,肯定是背元素周期表或者圆周率或解微积分曲率线性代数啊。

    “你怎么想?背十四行诗吗?还是你想比个算数题?”梅根觉得她非常了解珀尔。能动口决不动手,能躺着绝不站着这句话说的就是珀尔。“我们也可以问你喜欢小说的细节,但是我拒绝锯木头。”

    出她意料之外的是珀尔扔过来把剑。

    珀尔喜欢装酷,腰间系着两把剑,模仿她们妈妈安珀,但是从来没见她用过。

    “ver。”梅根耸肩,把剑□□,但她低头拔剑的那一瞬珀尔就已经先发制人出招了。

    珀尔是风系法术,法阵不在她身边,而是依附在整个场地,把大梁直接撕下来,绞成一根一根的木屑。

    周围的人都*或者whatthehell一声过去凑热闹。

    约瑟芬也不再昏昏欲睡的趴着了。

    梅根跳开,划开风墙,转身横剑格挡住了自空中居高临下的一击。

    剑身与剑身交格,擦出火花和刺耳的声音。

    “其实我一直想问妈妈一个问题。”珀尔突然说,她一击不中,借风势打出第二击,木条把梅根的去路封锁,梅根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招架。

    “什么?”梅根懵了。

    “她生了我为什么又要生你。”珀尔说,“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不是因为我小时候不聪明,很垃圾——我确实很贪玩,注意力也不集中,也确实算是她的败笔吧,所以她才想再要一个孩子吗?”

    “她总是跟我说,有一个妹妹再她死了以后能多一个陪伴,但是实际上是这样吗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