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1章 强者回归
  • 记录
  • 的士行驶在通往洛城的高速路上。

    叶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透过车窗打量着外面的景色。

    十年了,这座曾经无比熟悉的中原城市,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记忆中密集的矮房,被一栋栋高楼大厦所取代,以前的城郊农田,现在也变成了工业园区……

    这座城市已经变了,这座城里的亲人都还好吗?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音打断的了他的思绪。

    他看了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微笑着接通了电话:“小丁?怎么,我上次教你的方法不好使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老大,难道你最近都没进佣兵联盟看新闻吗?我用你教的招数,把黑水公司那帮眼高于顶的家伙包了饺子,已经成功拿到了阿联酋王室为期五年的安保合同。怎么样?这可是老大你一直想要的啊,要不回带大家一起干吧?”

    安保合同?

    叶仁的心怦然一动。

    多少年了,他一直想把兄弟们从打打杀杀的佣兵冒险中带出来,让大家换个身份,过上安稳正常些的生活。

    甚至,在发生那件事之前,他就已经有意识的与几个中东王室进行接触,做了许多准备工作,没想到,自己离开数月后,终于变成了现实……

    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算了吧,我在国外待的时间也够长了,好不容易能回来,现在只想多陪陪家人,暂时不想别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道:“老大,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根本就是为战场而生的,都市里的平凡生活,根本不适合你,只要你肯回来带领大家,相信过不了几年,咱们就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佣兵团队。不过,我也听出来了,你现在心情不好,估计是没这个心思,要不这要,刚好我认识洛城的一家安保公司,对方一直想让我介绍几个能撑场面的过去,要不老大你带他们玩几天,换换心情?”

    似乎知道他会拒绝,电话那头又赶紧补充道:“对了,这家安保公司虽然小,但很特殊哦,相信老大你去了肯定不会后悔。”

    “安保公司能特殊到哪里去?”叶仁笑了笑,这小子八成是在诱惑自己。

    不过,想到自己回洛城后,如果长期无所事事,可能会让父母担忧,也的确需要一份轻闲的工作打发时间,便在犹豫一下后,答应了:“我去试试也行,不过你可千万别透我的底,就说我是个普通的退伍兵好了,我不想再承担什么责任,太累。”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会,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有趣,太有趣了,佣兵界第一高手,竟然跑到一家小安保公司去冒充新人,哈哈,要不是这边有几百号兄弟得管着,我都想跟老大你一起去玩玩了,哈哈,太有趣了……”

    随便怎么说吧!

    叶仁记下那家安保公司的地址后,便默默地挂断了电话,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洛城,长长地叹了口气。

    十年了,自己真的能适应这种新的生活吗?

    近乡情怯。

    以前,叶仁总以为这是无聊文人的无病**,而今,当他摆脱了新城区的繁华,穿行在老城区密集的小巷内,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时,才真正理解宋之问当时的心情。

    此刻,正值初秋的傍晚,从公交车上蜂拥而下的上班族,接孩子回来的家庭主妇,熟悉的乡音在耳畔萦绕,是如此的亲切。

    巷子里间杂的几棵老树上,还有那一截截斑驳的墙壁上,儿时的涂鸦虽然历经岁月风尘,却还依稀可辩。

    拐了个弯,叶仁的步伐越来越快。

    终于,在穿过一棵水桶粗的大槐树后,他来到了那座青砖红瓦的门楼前。

    十年了,他几乎夜夜都会梦见这座门楼,梦见这座门楼后面的院子,院子里的天空,还有院子里的亲人。

    青灰色的墙壁上,被人圈了个大大的‘拆’字。

    他心神一颤,踏上那五层青石台阶,伸手轻轻扣响了暗红色的大门。

    原本还能听见响动的院子,忽然间变得静悄悄的。

    等了许久,迟迟也没人来应门。

    他愣了一下,手上的力道稍稍加重,再次扣响了家门。

    终于,一串细碎的脚步声来到门后,一个怯怯的女声问道:“谁呀?”

    声音很清脆,也很陌生,叶仁的记忆里,从未听见过。

    他清了清嗓门,应道:“我是叶仁,请问叶存德先生还住在这里吗?”

    “铛啷……”

    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铁盆坠地的声响。

    紧接着,门后的女人发出一声惊呼——

    “妈,你怎么了?”

    叶仁眉宇一颤,按在门上的手掌微微一震,儿臂粗的门栓硬是被他生生震断,推门走了进去。

    眼前,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妇女,瘫坐在院子中央的地上,旁边,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女正搀扶着她,两个女人一起用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眼神,凝视着走进来的叶仁。

    “妈!”

    叶仁提着的行李箱掉在地上,他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膝行到中年妇人面前,一把将她抱住:“妈,我回来了!”

    这个在战场上挣扎了十年的强者,这个在枪林弹雨中谈笑风生的男人,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软弱。

    但此刻,在久别重逢的母亲面前,他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热泪盈眶而出。

    “三儿?你真是三儿?”

    马莲英伸出手,抚摸着叶仁的脸,小心翼翼的,生怕这又是一个让她每每流泪的幻觉。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