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做老公还是做小舅子
  • 记录
  • 结婚,是人生大事。

    而和一……二……三四五六七个人结婚,更是大事中的大事!

    “辰,苏,灿,诺,濂,陌铭和棪……”我掰着手指,“七个人,七场婚礼,我想shi……”我直接躺地上了,和棪一样躺尸。

    “起来!”我哥站在我的身边,我们周围是七件婚礼礼裙。辰说结婚是件小事,小事他尼玛,第一个送来礼裙的就是他。

    现在操办婚礼的事由我哥一个人全权负责,他这边给我试完礼裙,还要去准备神界的婚礼,神界筹备完,他还要去冥界,妖界,我哥快要忙瞎了,而这群男人呢?在我试礼裙的时候只安排了他们的小分身。

    现在那群小分身正坐床上,等我换好礼裙给他们首肯。

    “大家很忙,你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哥异常严厉地说,一点也不像控我的时候。

    我知道他忙~~~他们都忙~~~~

    我忽然有点羡慕做凡人的时候了。

    做凡人的时候,你试婚纱,你男人敢不来?

    神族真是太忙了。

    自从他们“如愿以偿”地做上自己的族长,结果却没想到迎来的会是这样忙碌的神生。六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事件,不带双休日的。

    这颗星球,这个六界就像总是出问题的机器,一会儿这里螺丝松了,一会儿那里卡了,时不时得在这里拧拧螺帽,在那儿加加机油,我的男人们就是在那里忙个不停的机修工。

    我是真的心疼他们。

    “小岚!”我哥厉喝。

    我继续躺尸:“恩~~~哥你凶我~~~”我摆出撒娇的姿态。”我哥拿我撒娇是最没办法的。

    果然,我哥全身都僵硬了。在环绕我们的裙衫中他深邃的眸中涌起了汹涌的海浪,那真的像是有一片黑海在他的眼中翻滚。他灼灼地,深深地注视我,我在他忽然改变的神情中发怔。

    他慢慢低落身体,他的双手放落在我的脸边,我感觉到了他的衣袍落在了我的腿上,他的腿也慢慢擦着我的腿放落,他完全撑在了我的上方,长发落在了我的脸边,他深深地注视我的脸,热热的气息也从他的唇中而出,轻轻吐在我的唇上。

    “岚……你知道神族是没有基因缺陷的,为了保持纯血,神族会兄妹成婚的吧……”我慢慢俯下了脸,鼻尖几乎擦上我的鼻尖。

    我的身体立时紧绷,僵硬地点头:“是,我知道……”

    “你知道我爱你……”他的目光开始在我的脸上游移,他的胸膛也慢慢压下了我的胸脯。

    我的心跳立时一滞:“我……知道你爱我……”

    “不,你不知道!”他的目光倏然收紧,眸中划过一抹痛楚,“你在装不知道!”

    我心虚地侧开脸:“哥……”

    “叫我瀛……”他俯落脸,埋入我的颈项,哽哑的话从他口中而出,落在我的耳垂上,“你已经是主神了,能感应任何感情,你还认为我对你的妹控?是兄妹之爱?岚,别逼我现在说出来,因为那样我没办法冷静地给你筹备婚礼。”

    “瀛……我已经七个了……”七个了,真的有点多了。

    “八是个吉利的数字……”

    “……”

    “你不能这样……”

    “如果我一定要呢?”忽的,我哥居然跟我撒娇了!他搂紧了我的身体,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岚,你不能这么自私,你给了他们爱,我每时每刻在你身边,你却不给我,你这是在伤害我……”

    我哥梗痛的话立时刺痛了我的心,我在伤害他?不,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他,我的哥哥,我的瀛……

    “瀛,对不起……”我也伸手抱住了他的身体,就像平时,我们的感情再在兄妹相处时变得寻常,我对他也不是完全对哥哥的感情,因为他不是我的亲哥哥,他也没和我一起长大,从他出现那刻,他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干哥哥,干哥哥和男朋友之间,界限是那样地模糊……

    “岚……”他热热的气息吐出时,唇也落在我的颈上,“我快坚持不下去了……你想看我痛苦到离开吗……”

    “不!不要离开我!瀛!”我更加紧地抱住他,“给我点时间……”

    “真的!”他一下子激动地撑起身体欣喜地看我。

    我偷偷看他一眼,放松身体,然后再次看向他,抚上他的脸。

    他温柔地握住我抚摸他脸的手,轻轻吻落:“岚,你介不介意我们……先建立一下……身体上的关系?”他转回脸灼灼地看着我,某种欲/望已经如火如荼。

    “介意。”我直接说。

    瞬间,一盆冷水浇入他的眼中,他尴尬地眨眨眼:“那……好吧,你现在可以起来了吗?”

    “恩。”我怕我再不起来会出事。

    我想起来,可是瀛却没有让开,他依然压在我的伸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身上的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外面传来伏苏的话音。透过衣服间的缝隙看到床上那些小家伙全都站起来,朝这里张望。

    “瀛,压够了没!”小小辰阴着脸扶扶眼镜。

    “继续啊……大家一起围观真是太刺激了……我好兴奋啊……”诺咧开嘴双臂挥舞。

    “诺……你真是……呵呵呵……”灿在一边干笑。

    “哎呀呀,是我们家岚儿变坏了么?喜欢被围观啊~~~~要不要大家一起呢?”小小濂拉下了衣角,露出那肉嘟嘟的小肩膀。

    “瀛族长,这样是绝对不合适的!”陌铭严肃地说。

    “瀛~~~~要不要我们回避啊~~~~”棪侧躺在地上。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