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533章 大军掩杀
  • 记录
  • 梦瑶一举击杀尼摩星和两名高手之后大体对比了一番对方所剩实力,随后开口高声喊道:“马兄,潇兄,这些人交给你们,那群叛徒由我来对付,怎么样?”

    “哈哈!既然姑娘有此意,那我老马怎么能不成人之美呢!”马光佐哈哈大笑着应道,潇湘子虽然没有开口,却也点头默认。

    一众高手听到梦瑶和马光佐、潇湘子二人的喊话心中大怒,这几个家伙在我等的围攻之下,居然还挑三拣四,口口声声调换对手,真当他们是泥捏的不成!手下顿时家了几分力气,想要灭一灭梦瑶三人的嚣张气焰。

    但是虽然马光佐与潇湘子二人在天山诸人的围攻之下无法随时脱身,然而梦瑶却可以凭借“凌波微步”的神奇在敌人的围攻之下进退自如。

    一众高手颓然的发现,即使他们卯足了力气,不但无法对梦瑶造成什么伤害,就连纠缠住对方都做不到。

    梦瑶轻而易举的摆脱了众高手的围攻,身形几个飘忽之后,留下一道道残影出现在了天山诸人的包围圈之中。

    马光佐与潇湘子二人心中对梦瑶的轻功惊讶万分,面上却不动声色,叮嘱一声:“小心!”,二人毫不费力的冲出了见到梦瑶之后,已经对他们二人心不在焉的天山诸人的包围,马光佐和潇湘子晃动兵器将追上来的一众高手拦住,二话不说双方厮杀在了一起。

    梦瑶俏生生站在天山诸人的包围圈中,目光如电,一个不落的扫过杜婆婆、康先生等人以及耷拉着一条胳膊的王公。

    “诸位!咱们的帐该是时候好好算一算了吧!”梦瑶咬牙切齿道。

    “哼!小丫头,别猖狂,今天谁胜谁负尤未可知!”杜婆婆嘎嘎一笑,阴测测冷声道,“即便我等对付不了你,忽必烈殿下一声令下,包围此处的成千上万的精兵围杀而来,万箭齐发,就凭你们四个人,恐怕功夫再高,最后也依旧是插翅难逃,不免一死!”

    “即便如此,我也要在临死之前将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弑主叛徒斩杀,为我父母报仇雪恨!”梦瑶神情愈发冰冷。

    说罢,梦瑶不欲多言,挥掌杀向杜婆婆,康先生以及其他天山诸人,就连负伤的王公都舞动兵器向着梦瑶杀了过来。

    梦瑶指东打西,眼看已经冲到了杜婆婆面前,却虚晃一招,身子陡然折返,团身冲进霍洞主怀中,立掌如刀,一掌劈在霍洞主胸膛。

    霍洞主喉咙中“咯咯!”一阵怪响,喷出的鲜血中夹杂着内脏的碎片,梦瑶一掌劈过之后,借力倒转翻腾,双脚尖腾空而起,精准的踢在霍洞主左右太阳穴上,霍洞主双眼充满血丝,暴突而出,轰然倒地。

    梦瑶一掌两脚杀死霍洞主之后,犹如燕子归巢一般,又迅速来到钦岛主身后。钦岛主在同伴的惊呼声提醒之下,知道不妙,脚下用力身体前冲,试图躲开梦瑶背后一击,同时与同伴汇合。

    可是梦瑶的身法比他快出数倍,眨眼间就来到了他的背后,并指如剑,重重点在钦岛主脑后风府穴,钦岛主身子一软,却依旧在惯性下向前冲了两丈远的距离,在前来接应的两位同伴面前扑倒在地。

    梦瑶举手抬足之间斩杀两名天山叛徒,顿时给剩下的七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危机。

    “这小丫头片子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小小年纪比她那死鬼爹娘还要棘手!”康先生脸色凝重,收起了往日伪装的笑脸,略显狰狞的咒骂道。

    不远处的山头上,子聪和尚站在忽必烈身边眯着眼通观全局,他方才并没有现身,但是在洞察出彭长老(武修文)和弓强(梦瑶)真实身份这件事上,子聪和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殿下!乘着有高手牵制武修文他们四人,是时候让蒙古精兵围杀武修文等四人了,不然等到‘招贤馆’损失太大,普通兵卒对上他们之后伤亡太大,而且没有了这群高手,很多事情办起来就不太方便,对我们日后的行事颇为不利啊!”子聪和尚低声在忽必烈耳边建议道。

    “嗯!大师言之有理,传令下去,全军掩杀,不计代价,武修文能够生擒最好,如若不能就地格杀,绝不能让他逃走,至于其他人生死不论。”忽必烈一声令下,围在山谷周边的无数蒙古精兵“嗷嗷!”大叫着冲杀了下去。

    武修文此时手中的“清风软剑”已经换成了“金蛇鞭”,长鞭婉若游龙上下翻舞,将金轮法王和银杖法王圈在一道道金光当中,金轮法王的五只飞轮辗转腾挪也脱离不了“金蛇鞭”的笼罩,银杖法王的龙头银杖在金蛇鞭面前也没有了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

    虽然武修文无法战胜金轮法王和银杖法王师兄弟二人的联手,但是两位法王也同样对武修文无计可施!

    梦瑶则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再次斩杀了一名天山叛徒,其余人已经抱成一团,死死防守,让梦瑶再难有所斩获。

    因为先前梦瑶已经将最难缠的尼摩星和两位拔尖的高手斩杀,故而马光佐和潇湘子二人合力对付剩下的敌人就轻松了很多。

    马光佐手中“熟铜棍”与一名“招贤馆”高手的狼牙棒“砰!”一声对撞,那人双臂酸麻几乎拿不稳手中几十斤重的狼牙棒。

    潇湘子“纯钢哭丧棒”上两条白色丝绦像是两条毒蛇一般,在那人还没有缓过劲儿来的时候,无声无息的缠在了那人的脖颈之上,潇湘子手腕一拧,“纯钢哭丧棒”一转,两条丝绦猛然一绞,那人头颅骨碌碌掉落地面。

    谷粒网,已启用新域名www.XinGuLi.com(新谷粒) 手机访问 m.XinGuLi.com,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1/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