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六章:神器之禁
    本以为此举能重伤守护使!可还未当循环锁触及到结界,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忽然横冲直撞的飞了过来,猛然冲击了所有的一切!白凝夕也因此被震出了百里之外,起身抬眸,冰霜结界已经不复存在,而守护使稳落在地,随之而来的,还有颖月派的破瑾掌门。

    “是你?”白凝夕看着她眉头一蹙。

    破瑾掌门并未言语,大手一挥,便在原地盘腿坐下,随之在膝上轻轻一挥手,血恋琴便出现在了她的腿上,白凝夕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二话不说便给自己施法布下了保护结界,随之又用三夜翎释放寒气,以挡住血恋琴的琴音,但她的这点结界又怎么可能抵抗得了神器之力呢!

    破瑾掌门不屑一瞥,嘴角一勾,随即指尖在血恋琴上猛然一弹!刹那之间,那刺耳的琴声便彻入白凝夕耳中,惊得她神志一颤!好像刹那间就颤动了灵魂一般,白凝夕努力的定下神来。

    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破瑾掌门双手已经放置琴上猛烈而刺激的弹了起来,连绵不断的琴声响起,不知掺杂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力量,白凝夕顿时就被这琴声牢牢的控制,只觉得自己头晕目眩,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晕晕绕绕,她只觉得自己胃里翻江倒海,几乎快要吐出来了!整个人十分难受!

    她不禁痛苦倒地,瘫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用力的捂住耳朵不想让那琴音入耳,可破瑾掌门不过轻声一弹,她的结界就轰然破碎,破瑾掌门见势眼神一紧,又立刻加快了速度。

    于是琴声变得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激烈,而白凝夕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越来越难受,脑袋无比沉重,就好像巨石一般将她整个人的重心都往下拉,而她的身上就好像有无数针砭刺骨一般,疼痛不已!白凝夕实在是熬不住了,不由得痛苦的大叫了起来,整个人在地上左翻右滚,连额头都冒出了细微的汗珠!

    但破瑾掌门似乎并未打算放过她,指尖不停的在琴上来来回回,而白凝夕也一直受琴音纠缠,疼的在地上打滚,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蔟熙颖本想去救人,可无奈她不是守护使的对手,眼看着白凝夕越来越痛苦,蔟熙颖不由得对正在半空和书谢真人打斗的寒烟尘喊了一句,刹那间,寒烟尘就被这一生叫唤吸引了注意力,而书谢真人出其不意抬手一掌便将他打落在地。

    寒烟尘摔倒在地,这时他才看见凝夕已经被血恋琴控制,整个人在地方翻来覆去,惨叫连连,看凝夕那般痛苦的样子,他心疼不已,于是他也不去管书谢真人了,立刻拔腿就往凝夕这边飞来,挥剑朝破瑾掌门而去,想要阻止她弹琴!

    但他没想到的是,书谢真人在半空直接施法幻出了圣天石,悬置半空,两手一抬便呼出了一股强大的结界之力,猛地朝圣天石灌入,随即圣天石便散发出了强大的蓝紫色光芒,那光芒如流水一般倾泻而下,直直照射在了寒烟尘的头上,瞬间将他包围禁锢!

    寒烟尘被这结界之力定在原处,不得动弹,想尽办法欲脱身,他抬眸,看见圣天石的光芒直洒而下,他用力的挣脱手中禁锢,挥剑直上,想要破坏书谢真人借着圣天石而布下的结界之境,他猛然爆发出一股力量挣脱了结界禁锢,手举长剑一飞冲天!

    而书谢真人再次抬手施法让自己飞到了圣天石的上方!转头向下!直直抬手又一次逼出了力量借着圣天石的存在冲击被光芒所笼罩的寒烟尘!寒烟尘一手举剑,一手幻出结界抵挡,那力量极有压迫,几乎让他无法再往上前进,寒烟尘没有办法,只能继续施展噬魂之力不断冲击圣天石,意图冲破禁锢。

    但就在这时!

    破瑾掌门手中动作戛然而止,琴声也随之一断,没了琴音,白凝夕整个人终于不用再受折磨,可她也已经被折磨的够呛,整个人脸色苍白虚软无力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破瑾掌门眼见寒烟尘在圣天石下和书谢真人施法对峙,眸光一紧,手心一个上翻便幻出了幽龙鼎!

    直直朝寒烟尘所在之处甩了过去!

    那幽龙鼎被甩在了寒烟尘脚下,鼎口正对着他的人,像是瞬间就感应到魔息的存在一般,幽龙鼎立刻就散发出了一股引力将寒烟尘整个人都开始往鼎口收!寒烟尘察觉到脚下有力量在拉扯自己,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九灵神器之一幽龙鼎。

    他暗叫不好,立刻转头向下对着挥剑布下结界意图来阻挡幽龙鼎的吸引之力,以防止自己被其吸入,守护使见势立刻用尽全力一掌将蔟熙颖打了出去,随即一个箭步飞身上前,于半空幻出了又一神器——火檀印!

    他将火檀印紧握在手,在距离寒烟尘还有三步之遥的时候他抬手便用火檀印幻出了一道火印甩在了幽龙鼎之下,那火印很快就变成了火焰在幽龙鼎下熊熊燃烧了起来,寒烟尘施法对付幽龙鼎的时候,那鼎口忽然直接就喷出了一团火焰!惊得寒烟尘瞬间无处可逃,猛然受了一波烈焰冲击!

    随之守护使来到了结界禁锢的边缘,抬眼看了一眼寒烟尘,将火檀印收起来之后,又抬手幻出了长生剑,寒烟尘见势眉头一紧,知道他们肯定是想用神器置自己于死地,于是他更加拼命的汇聚体内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