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七章:幻出原形
    琴音一出,剧烈而冲撞的琴音让寒烟尘越来越痛苦,守护使见势不由得回头看了她一眼,破瑾掌门也回看了他一眼,并未言语,反而继续弹琴。

    白凝夕听到了琴音,抬眸一看,就看见破瑾掌门在用琴音对付寒烟尘,她看到寒烟尘倒地不起痛苦翻滚的模样,她整个人顿时就失控了!疯了一样的站了起来,不顾一切的伸手施法用三夜翎释放寒气好破除结界,而寒烟尘在琴音的影响之下不堪痛苦,身上居然冒出了白光!

    众人见势不由得眸光一惊!

    书谢真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再次施法加强的圣天石的力量,眼见着圣天石的光芒越来越亮,破瑾掌门也不由得更加用力的弹琴奏曲,在如此强大的力量压迫之下,寒烟尘逐渐没了动静,“寒烟尘!寒烟尘!”白凝夕在结界外叫破了嗓子,可寒烟尘也再无动静,他身上逐渐幻出了一根又一根的白羽。

    白凝夕不遗余力的施法妄图破解结界,不惜透支自己的身体和所有的灵力,待到结界被破,她也不堪重负倒地,纵然如此,她也依旧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努力的朝寒烟尘爬去,而寒烟尘早已不在是人形,而是变成了天羽凤凰之身,一身纯白无暇的躺在血泊之中。

    白凝夕双目模糊,死撑着不顾一切的爬到了他的身边,“寒烟尘……寒烟尘……”她带着沙哑的哭腔轻轻的叫唤着他的名字,可他除了那双碧玉双眸直勾勾的望着她,再无反应……白凝夕脑袋一沉,也不由自主的晕了过去……

    “城主,寒烟尘已经幻出了天羽凤凰之形。”海遥望着远处的一切,转头对南空浅说,而寒烟尘化身天羽凤凰晕厥之后,先前幻出来的魔影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麒麟门弟子没了对手,渐渐的也消停下来,看着白凝夕晕倒在天羽凤凰旁边,守护使不禁走上前来看了一眼。

    不远处蔟熙颖眼见陛下和娘娘被擒,深知自己无力营救,于是也默默的后退趁机离开了此处,飞离之时也顺手施法召回了魔影,“城主,魔影跑了,我们要去追吗?”海遥见所有魔影们都飞身逃离,十分着急,急忙转身问南空浅的意思。

    而南空浅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罢了。”说罢,他转身离开城楼,打算下去看看,而海遥见势也急忙跟了上去。

    书谢真人施法收回了圣天石,缓缓的从天而降,来到了天羽凤凰的身侧,破瑾掌门也收起了血恋琴,来到了守护使的身侧,守护使施法收回了幽龙鼎和火檀印以及长生剑,随即转头看向书谢真人,“如何?要带涵虚山去还是留在载空城?”

    “自然是带涵虚山去将他们一并关押在禁地了。”还未等书谢真人开口,破瑾掌门率先回答守护使道:“你别忘了,他们还有个儿子,万一那小子得知了他父皇母后被我们所擒,定是会派人上来营救,怎地,你觉得这载空城能挡住魔界的千军万马啊?”

    守护使抿唇不语,心中也觉得破瑾掌门说的话有道理。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让人带他们回麒麟门去。”书谢真人说罢,便施法用圣天石将天羽凤凰和白凝夕一起用结界包围收缩起来,然后他看着不远处南空浅带着人过来,而那些麒麟门弟子也在往这边走来的时候,他跟守护使示意了一眼,随即他们二人便先行离开,书谢真人则是主动上前来到了南空浅的面前。

    “寒烟尘和白凝夕我会带回麒麟门将他们关押起来的,剩下的事情你便不用再操心,我们自会处置。”书谢真人对南空浅说道,而南空浅微微颔首,书谢真人也不多言,直接转身就走,来到了那些麒麟门弟子的面前,那些弟子见他顿时俯首行礼。

    “你们也辛苦了,将这里好好收拾一番,然后回麒麟门跟掌门复命吧。”说罢,他脚步一蹬便直直飞上了夜空,踏着清风徐徐而去。

    麒麟门弟子颔首领命之后,南空浅也命人帮着他们一起清扫战场,虽然寒烟尘和白凝夕都被抓回了麒麟门,但南空浅知道的,蕴星若是知晓了此事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这小子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载空城来,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得在载空城里留下足够的人马。

    可蕴星和雀儿对此事一无所知。

    蔟熙颖带着兵马逃回了青园城,因为蔟熙颖伤的很重,而魔影也损失惨烈,蔟敏见到这一切的时候心里十分惊讶,下意识的以为是陛下和娘娘所为,急忙追问蔟熙颖真相,后来才得知,原来陛下和娘娘已经被麒麟门生擒带回了涵虚山。

    “你可看清楚了?他们真的用神器把陛下逼得现出了天羽凤凰的原形?”蔟敏眉头紧蹙,不可思议的盯着蔟熙颖又问了一遍,蔟熙颖用力的点头,“是,我看得一清二楚,长生剑、火檀印、圣天石、血恋琴和幽龙鼎,都在那了。”

    说罢,蔟敏顿时直起了腰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招招手,让人先带蔟熙颖下去疗伤,随即问向身侧的魔君,“苏劫,现在在何处?”

    “回魔尊,之前陛下离开海若城的时候特地让魔魇大人留守在天若分域那处。”那魔君恭敬回话道。

    “那小殿下可在玄幽王城里?”

    那魔君摇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