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月照之下 少年许诺
    ()    只是凝夕还有一个困惑,耐不住心中强烈的好奇,在走进房间的那一瞬间,又转过身来,看着停留在门外的林水寒,问道,“林水寒,你说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像玄武守护神那般,一辈子只钟情于一人,为她不惜付出一切,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保护她,直至生命尽头吗?”

    凝夕站在门口,和林水寒只隔了三步距离,但是她问的这一番话不知不觉的就让林水寒愣在了原地。

    夜空中的明月似乎也听到了凝夕的问题,拨开遮挡自己的乌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任凭自己的光芒化作银纱披在他们的身上,映照出那个男孩,修长而又坚定的身影。

    他的目光,有一种不符合年纪的深情和专注,停留在那个穿着鹅黄色罗裙的女孩身上,那是他生命中最意外的,也是最好的出现。

    “会!”林水寒看着凝夕,十分笃定的点头,“一定会的!”

    “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我也会一辈子都喜欢她,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她,只要她开心快乐,我做什么都可以。”林水寒毫不犹豫的看着凝夕,将这句话一鼓作气的说了出来,然后看着凝夕一脸茫然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羞怯的低下了头,灰溜溜的从凝夕的眼前消失了。

    凝夕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心里似乎有些甜甜的,竟是因为他说的那番话……

    “我也会。”凝夕笑嘻嘻的原地自言自语道,随即看了林水寒离去的方向一眼,眼里尽是少女般的芳心萌动。

    就在她即将关上房门的时候,忽然就有一只蝴蝶飞到了她的眼前,凝夕动作一滞,让那只蝴蝶飞进了屋里,然后,自己才关上了房门。

    那蝴蝶在房间里飞舞旋转,越飞越高,然后开始挥动翅膀洒下了光辉,在那道微光中,渐渐的,化作了一个人站在了凝夕的面前,半跪在地,微微颔首,“千梵梦参见少宫主!”

    来者是千梵梦,是灭合宫四大守护圣使之一,能以自身法力幻身术化作尘世万物,其功力造化超乎人之想象,修为等级属于魅影之境。

    “这么晚了找我何事?”凝夕蹙眉紧盯着千梵梦。

    “少宫主,宫主让我带您回去。”

    “不回!”凝夕立马扭头看都不看她一眼,一边说着一边从她的身边擦过,来到了床榻边一个转身躺了下去。

    “少宫主,这是宫主之令,况且,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同你商议!”千梵梦见凝夕执意,有些着急。

    “爹能有什么要事与我商议啊!再说了,今日天色已晚,我就在林水寒家里住一日,明日天光一亮,我自会离开,今日我已累了一天了,你就退下吧,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凝夕不耐烦的开口,然后拉起被子就蒙上了头。

    凝夕正想转个身,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被子一把被千梵梦掀开,凝夕猛然发觉自己被她施了定身术,让她动弹不得,凝夕大气!

    “千梵梦你敢这么对我!”

    “少宫主息怒,此乃宫主之令,千梵梦不得违背。”话音未落,千梵梦就带着凝夕静悄悄的离开了村子。

    深夜,万籁俱寂,只见村门口一道人影迅速划过,随即便消失不见了,仿若从未出现过一般,整个村子里依旧一片静谧。

    在祭和荒山里的一处山间缝隙里,那个人影再次出现,只见那人披着长长的黑色斗篷,连同帽子将身子和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随后在缝隙前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一个转身便钻进了缝隙之中。

    那缝隙看起来虽小,但是里面却是一个空空的山谷,那人在山谷里徘徊了一阵,最后停留在了一处地方,伸手放在前方,嘴里念着口诀,随后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屏障,他毫不犹豫的快速进入了屏障,在他进去之后,那屏障便自行消失了。

    进入屏障之后,他又走了数十个石阶,最终来到了一处烛火通明的地方,那里有一扇石门,他直接推开了石门走了出去,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砂石地,在幽深昏暗的天空下刮着阵阵凉风。

    这里,便是灭合宫的所在之处,之前在山谷里所布下的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他人跟踪而布下的陷阱罢了,除了灭合宫的弟子,无人可以顺利通过。

    这块砂石地,是白念宸当初让人在祭和山开山凿穴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他未曾想到,祭和山竟然还有这么一处空旷之地,有着天然的保护与隔离结界,所以,他便把这里当成了灭合宫的所在地。

    除了灭合宫的弟子,无人可以寻找的到这处地方。

    晚风中,有一气度不凡之人背手而立,仰天赏月,正等待着他的到来,他便是整个灭合宫的主人白念宸。

    “属下参见宫主。”那人撤下帽子,单膝跪在了白念宸的身后,目光严肃而敬重,白念宸没有转身,只是轻轻的‘嗯’了声,“起来吧。”

    那人便是白念宸安插在载空城里的眼线之一,大家都叫他叶树。

    “宫主,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