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千年绿檀 缘定此生
    ()    他小心翼翼的走前去,蹲在她面前又轻声叫了几句,结果她都没反应,林水寒心想她一定是太累了,所以便没有再继续叫她,反倒是开始欣赏起凝夕的睡颜。

    清灵自然,羽睫密长,皮肤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林水寒突然觉得,这样的凝夕才是最可爱的,或许是因为冷,凝夕迷糊中微微的蠕动了一下,林水寒心里一惊,看着她瑟瑟缩缩的将被子往上提,就知道她一定是冷了。

    他立马起身回自己房间将自己的被褥抱了过来,盖在了凝夕的身上,随后离开了她的房间。

    凝夕大约睡到巳时,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却发现自己多了一床被子,不用想也知道是林水寒弄的,不知不觉就上扬了嘴角,没想到他还挺贴心的!凝夕怀着大好心情将被子叠好之后抱回了林水寒的房间,然后走到了院子。

    看到他正坐在院子里手上拿着两个环不知在折腾什么东西,凝夕好奇的凑了过去,“林水寒,你在干嘛?”

    林水寒一见是她便笑了,“你醒了?”

    “这是何物?”凝夕睁大了眼睛看着林水寒手上的两个木制的手环,以及他另一只手上的细细的藤条,好奇的坐在了他的身边,想看看他到底在弄些什么。

    “这一对木环是姐姐送我的,她昨日去载空城里卖了不少字画丹青,所以便想着买些东西送给你我二人。”

    “哦!”

    “这个藤条,说是用雪山的冰山雪莲生长出的根茎而制,让我将其缠绕在这个木环上,然后戴着就可以……额……保一生平安。”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林水寒停顿了一下,明显的眼神飘忽,心虚的垂眸,手脚忙乱的拿起木环和藤条开始绕起来,凝夕专注于他手上的东西,并没有在意他的反常。

    林水寒说的前几句确实是林舒所告诉他的,但是这最后一句,就是他自己瞎编的了。

    林舒的意思是,这两个木环,是用千年绿檀木打造的,本就是一对,只要用心将雪莲的根茎缠绕在木环上,再让一男一女带上,那么就可以带着一辈子的缘分,永远都不分开,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凝夕的时候,他就说不出口了,觉得对凝夕这么说不合适,才一时停顿,急忙改口

    ‘姐姐知道,你和凝夕相互喜欢,这东西是姐姐特地买给你的,你和凝夕一人一个,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辈子都在一起了。’今天早上林舒出门的时候笑眯眯的对林水寒比划道。

    “保一生平安!?”凝夕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水寒,“不会吧!这你也信?”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凝夕,等我把藤条弄好以后,我们一人一个吧?”

    凝夕眼神里尽是不屑,但想到自己若是拒绝林水寒,定会让他伤心,便口头应允了下来,“那行,那你弄好之后给我一个吧!”

    “好,那你肚子饿了吗,要我煮面给你吃吗?”

    凝夕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今天不想吃面。”

    “那你想吃什么?”

    凝夕低头低下了脑袋,感觉自己一点也不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想到这里,她忽然抬起头来对林水寒说,“林水寒,要不,我今天带你去别地玩耍吧,我带你去雪山那边玩玩?”

    “雪山?”林水寒眸光一惊,但随即又有些担心,“可是,那地方不是很冷吗?听说一般人是无法靠近的。”

    “谁说要去雪山上玩了!”凝夕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我说的是雪山脚下的那条大河,我们去那里玩!”

    “噢!”林水寒恍然大悟,“好啊!等我把这个弄好了我们就出发!”

    “那你快一点啊!!”凝夕看着林水寒慢吞吞的动作,也不禁着急起来,原本林水寒就已经弄好了一个,剩下一个刚弄到一半,凝夕就出来了,现在只要把剩下的一半藤条缠绕上去,最后再打个结,就好了!

    那藤条十分纤细,跟大树上的树藤完不一样,犹如一根针一般,但是却十分的有韧劲,任凭林水寒多用力拉扯,也不会断,林水寒匆匆忙忙的将最后一半藤条缠绕在木环上之后再绕了两圈,打了个结,递到了凝夕面前,“好了!”

    凝夕嫌弃的看着林水寒手中的那个藤木环,藤条缠绕的松松垮垮的,一点也不美观,“你这个也太丑了吧!”凝夕直接拿起了他之前弄好的那个藤木环,上面的藤条好似部都黏在了木环上面,十分紧致,而且藤条缠绕相隔的间隙也十分平均。

    “这个给我,那个给你!”她二话不说就拿起桌上那个藤木环戴在了手上,那木环竟十分合适她的手!这倒是让她大吃一惊,而且

    那木环上还带有橄榄绿色的直条纹理,清晰可见,一圈一圈的犹如久远的年轮,有着古老的纯然气息和梦幻般的迷离光泽,她将手靠近了鼻子,竟闻到那木环上还有一丝古老的木香,轻柔淡雅,悠远而不刺鼻。

    “林水寒,你姐姐有说,这木环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吗?”禁不住好奇,凝夕开口询问林水寒道。

    “没有。”林水寒摇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