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梦中幻雾 涵彦高峰
    ()    “好!”蔡明点点头,李释然又再次施法将自己的长剑拿了出来,抱着林水寒御剑飞回了麒麟门。

    ……

    仿佛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林水寒一睁开眼,就发觉自己流连于一个弥漫着白雾的世界,那里云海茫茫,云雾缭绕,林水寒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哪里是尽头,身上不断有层层寒气袭来,冻得林水寒瑟瑟发抖,却没有办法驱散那种刺入心骨的寒冷。

    耳边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鸟叫,林水寒想追寻那声音的源头,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有时他的面前会隐隐约约的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可是当林水寒想看清楚的时候,那人影似乎又像是云雾随意飘散而形成的。

    头顶有时候会传来一些很奇怪的声音,似乎是两个人在对话,又似乎,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那些内容多半是林水寒听不懂的,或者,是他无法理解的

    “这孩子真是命大!不过我很好奇,他手上的这个东西究竟是从何而来,这东西,我记得好像在东尘然岛的那个万年树精才有吧?”

    “他是我见过的孩子中最为瘦弱不堪的一个了,脆弱如树枝一般,一折就断,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挡住摄魂棒的嗜血之力,看来他体内的力量跟那孽徒的神力十有**源于一处啊!”

    “师兄,这孩子体内的力量,果真与那孽徒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吗?”

    “我不知道,只是这力量太过于相似,让我产生了错觉,那孽徒被封印在山下数十年了,一直以来都未曾有过太大的动静,可是自从这孩子出现在麒麟门之后,那孽徒,似乎变得有些狂躁,连圣天石的力量都开始浮动不稳了。”

    ……

    林水寒在那片云海里总是会听到这样的声音,似乎在询问什么,又似乎,在责怪什么,而自己,就这样躲藏在那声音的笼罩之下,一直,都找不到出去的路。

    后来,林水寒就在那片云海里渐渐的睡着了,因为迷茫,彷徨,找不到方向,终于筋疲力尽,合上了双眼……白雾依旧,茫茫的一片大雾里,林水寒就那样安静的沉睡着,如同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如此虚幻……如此朦胧……

    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檀木屋顶,林水寒猛然发觉自己躺在一个卧榻上,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于是猛地起身,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在自己床榻的右边是一扇镂空的雕花窗,细碎的阳光洒进来斑斑点点的映在床被上,除此以外,屋子里除了一张圆木桌和几把椅子就再无其他东西,虽然简陋,可是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雅致之感。

    林水寒迷迷糊糊的下了床榻,发觉自己身上的粗布衣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件淡蓝色的衣服,而且那布料摸起来舒适柔软,他不禁诧异起来,“我这是在哪儿啊?”他举目四处张望,却找不到一丝线索。

    索性他就走出了房门,不出门不知道,一出门吓一跳,此时此刻的他正站在一座至高的山顶之上,周围一片翠绿葱葱,除了身后的小屋子和屋子旁高大的梧桐树以外,这里就再无其他,落叶纷纷,飘散在地,一阵凉飕飕的风直呼呼的朝林水寒扑面而去。

    他徐步向前,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好不容易来到了山顶边缘,往下一看,那便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山脚下满是一片葱茏大地,云雾渺渺,群山层峦叠嶂延绵不绝,一份气势磅礴的大气将林水寒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这难道是,涵虚山吗?”他无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脑海中闪过的就只有涵虚山三个字,平日里远远看着涵虚山的山顶都是高耸入云直插云霄的,照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来看,自己应该就是站在那般高的地方吧!

    “你终于醒了。”正当林水寒欲转身走回屋子的时候,不知从何而来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吓得他脚步一顿,险些掉下山去!

    他愣愣的望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乱七八糟的鞠了个躬之后便问道:“老爷爷,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那人便是麒麟门的第一任掌门,书谢真人!只见他眉宇之间尽是看透尘世的淡然大气,两撇白胡仙气飘飘,一身素白道袍更是不食人间烟火,他淡淡的笑着走近了林水寒,出声道:“此处风大,有话进屋再说。”

    不知为何,他一张口,就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和蔼可亲,林水寒抿唇点了点头,便随着他一起又进了屋子。

    “老爷爷,这里是涵虚山吗?”一坐下来,书谢真人便给他倒了杯水,放到了他的面前,林水寒也不急着喝,连忙开口打听。

    书谢真人微微一笑,“嗯,这里是涵虚山最高的地方涵彦峰。”

    “哦!”林水寒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但是随即目光又不解的看着书谢真人,如果这里是涵虚山的话,那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啊?难不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麒麟门的掌门真人吧!

    “老……老爷爷……”想到这里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性的喊了他一声,书谢真人自是猜到他心中所想,淡淡一笑,“此处仅你我二人,你不必受世俗之礼约束,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