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忽然消失 心落谷底
    ()    他惊愕的看着林舒,虽然知道姐姐能开口讲话了,可是……他竟有一丝不习惯,或许是林舒开口前后的变化让他一时难以接受吧!但他依旧笑笑回应道:“姐姐……你,你能开口讲话了?”

    “嗯!”林舒点点头,“多亏了麒麟门的各位长老,是他们治好了我的失声之症。”

    “那太好了!”林水寒开心的笑着,可是心里却十分尴尬,他刚刚是怎么了,姐姐能开口了,他应该高兴才是啊!怎么心里,会忽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呢!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林舒放下手中的活,走到他面前开口道:“流夜掌门说要收你做弟子,所以我便提前下山回来了。”说罢还特地围绕着他转了一圈,打量着他身上的弟子服,十分满意的笑道:“果然是人靠衣裳马靠鞍啊!”

    “姐姐,也知道流夜掌门要收我做弟子?”

    “嗯,是他亲口跟我说的,我觉得,让你待在麒麟门里锻炼身体也好,毕竟你体内的力量过于强大,你还是要学习如何把控它才好,免得害人害己。”

    其实林舒之所以会这么说,完是因为她在能开口讲话之后,告诉了流夜掌门林水寒的真实来历,流夜掌门跟她解释的。

    他说,不知姑娘博览群书,可否知道,这世间有一种人,乃是上古神转世,生来自带神力,只可惜刚出世年纪尚小,对于体内力量无法掌控?

    林舒似懂非懂,掌门所说的,可是那种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

    流夜点头,林水寒,便是这种奇才。

    当时林舒听闻此话吃惊了好些天,最后回想起林水寒一直以来的作为才觉得流夜掌门说的没错,看来戏文上说的,修炼奇才一般都是市井平庸,不幸遭遇一劫,才会显露奇特之处。

    林水寒,便是这样的好例子,如果不是那天的那个怪物吸取了他所有的精血,他也不会得麒麟门两大修道高手相救,而且,还成为了门中弟子……

    一想到自己一直以来都误会了林水寒,林舒心里,就总是觉得过意不去,这不,林水寒刚一回来,她便主动打起招呼了

    可是这一切林水寒并不知晓,他蹙眉不解的看着林舒,“姐姐,什么力量啊?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林舒尴尬的笑了笑,心想应该要告诉他真相了,毕竟自己不说,他以后在麒麟门也会知道的,便对他道:“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说……其实,你并不是我亲生的弟弟……”

    “什么!”林水寒蓦地一惊。

    林舒领着林水寒进了屋子,便和他讲起了他的身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时的离奇到自己一直对他忽远忽近的原因,林水寒一边听着,沉默的如同一棵大树,可是眉宇间却增添了无限悲伤和忧愁,他的目光,渐渐的变得忧郁和失落……

    春夜风微凉,无奈心更冷,六山皆空静,唯有心难定。

    林水寒独自一人离开了村子来到了载空城,心里如同被千斤巨石压着透不过气来,想找个人哭诉心肠,却发现自己除了凝夕,再无可说话之人。

    载空城里依旧是明灯高悬,两旁店肆无数,门口灯笼如夜空繁星,在林水寒的眼里既是明亮,又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光。

    他在街上走了许久,因为麒麟门的弟子服,他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大家心里都不约而同的诧异着一件事:麒麟门的弟子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他无意间经过谷道真人的茶棚,那里空无一人,唯独晚风吹动着茶棚后的帘布,翩翩而飞,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垂下了眼眸,凄凉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往前走着,经过一家酒肆的时候,他发现谷道真人正坐在里头十分惆怅的大口喝酒。

    想来,也是生意惨淡,心情异常沉重吧!

    他又继续往前走,漫无目的的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前行,不知不觉之中,他就来到了一座府邸前,门口两座石狮巍峨而立,门口高挂的两个灯笼都微微散发着红色的光芒,红光中又有一点昏黄,似乎是挂了一整日有些乏累了。

    好像很久以前,有个女孩曾经带他来到这里,指着那扇红漆大门说,看!那就是我家!

    林水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凝夕对着他微笑的脸庞,知晓身世之后他犹如身挂千斤巨石,让他心力交瘁,原本以为自己无父无母,还有个姐姐,可是却不料到,连姐姐,也是假的!

    如果不是她的弟弟夭折,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叫林水寒,而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孤儿!

    心中忽然压抑的难受,思念的潮水疯狂的向他涌了过来,将他的脑海冲击的一片空白,他本想上前去敲门,可是刚迈出步伐,里头就有人打开门出来了,那是一位年纪尚小的丫鬟,提着裙摆脚步匆匆,看到林水寒的时候微微一颤,随即立刻摆起脸昂着脑袋问:“你谁啊?”

    “我是来找我朋友的,请问凝夕在家吗?”林水寒见有人出来了便直截了当的问道。

    “凝夕?”丫鬟在脑海里飞速搜索了一圈,随即摇摇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