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为了遇见 决然改变
    ()    “嗯。”林水寒笃定的点头。

    “陪我喝酒,我就告诉你。”谷道真人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说,“什么?”林水寒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个酒壶,里面扑鼻而来的酒香似乎有些诱人,可是……他顿时垂下了眼眸,开始犹豫起来……

    “不想知道算了。”谷道真人见他这副扭扭捏捏,便直截了当的转身就走,林水寒看他离开心中立刻着急了起来,“我喝!”二字在顷刻之间脱口而出,但是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谷道真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倒回了他身侧一把揽过他的肩膀,笑哈哈的道:“走吧!”

    孩子毕竟是孩子,天性单纯善良,他以为谷道真人会真的将凝夕的事情告诉他,却压根儿没想到他只是想找一个陪酒的,也不知道谷道真人究竟从何而来的那几袋沉甸甸的碎银,硬是拉着他在一家酒肆里坐着喝了七八坛酒,喝得他自己都胡言乱语手舞足蹈的,更别说林水寒了,他都已经晕乎乎的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了!

    第一次喝酒量就如此之大,后果可想而知,林舒找到林水寒的时候谷道真人已经不见了,就他一个人四脚朝天的躺在酒肆门口,一看就是被人扔出来的,林舒费了好大些力气才将他一路背回了家里,服侍他照顾他,给他煮醒酒汤。

    直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刚好是他从麒麟门里回来的第三天了。

    他身上已经换上了自家的粗布衣服,睁开眼坐起来,就看见林舒坐在床榻边正为他精心整理那弟子服,他有些昏沉的晃了晃脑袋,随后下了床,林舒听见他的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将整理好的衣服拿到他面前,微笑道:“换上吧,李释然在外面等你呢。”

    林水寒有些不解,“啊?”

    “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这酒也喝过了,你心里的事,也该放下了!”

    “一天一夜……”他有些不可置信,自己居然昏睡了这么久!“既然放下了,那就赶紧收拾一下然后跟李释然上山去吧!”林舒说罢便想转身离开。

    “姐姐……我……”他忽然有些欲言又止,放……下吗?他有些沮丧的垂下了眼眸,一低头,手上的那个木环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时候,载空城里那位老爷爷的话……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怎么了?”林舒回头过来看他,看见他目光停留在那个木环上,就知道他心中所想,他果然,还是放不下凝夕,可是,他现在是麒麟门的弟子了,又怎么能,拥有七情六欲呢?

    林水寒在林舒的目光里回过神来,一时尴尬,有些无措的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我,我换好衣服马上出去。”

    林舒轻声‘嗯’道便出去了,顺带关上了房门,剩下林水寒一个人在屋子里,一边开始换衣服一边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总是那句话,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那位老爷爷说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早就知道了我和凝夕会分开,所以,才将这木环送给我们的?可是当时是姐姐买回来的呀?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注定,他和凝夕会分开吗?……

    这些疑问林水寒想也想不明白,索性就抛之脑后去了,看着手里的麒麟门的弟子服,心里却依旧在纠结着……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了麒麟门的弟子正站在门外等着他,看着那一道潇洒飘逸的身影,他好像有些明白了,何为更好的遇见?

    如果他去麒麟门里能够习得法术,变成了麒麟门的弟子,那他就不必再待在北蛮这个地方了,不必待在这个小村子里一辈子碌碌而为终此一生,而是可以用法术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御剑飞行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了,而那些地方里,肯定会有凝夕的所在的。

    他和凝夕,迟早有一天,会遇见的。

    “原来是这样!”林水寒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那句话是这个意思,他和凝夕的分别只是短暂的,有了这个木环,他们就会再次遇见,到那时,他就会变成更好的自己!

    原来是这样!

    “凝夕,你等我。”他忽而低头,看着手上的木环自言自语,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虽然浅,却是满满幸福,想到这里,他套上了淡蓝色的薄纱衣,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那一件轻而薄透的外套纱衣,衣角随风而飞起,似是,两只蝴蝶在他身后翩翩起舞。

    在门口等待的弟子依旧是李释然,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跟这个孩子牵扯上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缘分,自从那日在村子里救过他一命带他回麒麟门之后,这种事情,就似乎交到了他手上一样……

    看着林水寒一脸意气风发生机勃勃的走到他面前,面带微笑如春风送暖,他不禁嘴角微扬,“看来,你想清楚了?”

    “嗯!”林水寒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拱手行礼,“见过李师兄!”

    被他这一礼行的有些不太习惯,李释然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以后你不必如此,门中之礼师兄弟见面颔首即可。”

    “是!”林水寒直起了身子,看着他又是浅浅一笑,“那我们走吧!”李释然说罢便施法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