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入门麒麟 拜师之礼
    ()    “还有,弟子的寝居位于麒麟门后山,那里地势空旷平坦,四周静谧空气清新,用作弟子休息之地再好不过,弟子寝居是男女分开的,男的位于后山北部,女的位于后山南部,待会儿我带你从北门进去,那里是最宽阔也是到麒麟门最近的路了,在未开始学习御剑之术前,你还是从此门出入比较安。”

    “还有,弟子澡堂部位于寝居东部,今日我会带你去,等你熟悉之后便可以自由出入了,麒麟门虽然规矩森严,但在弟子寝居内还是较为自由的,只要不出什么大事,长老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在菁华殿右侧是平日里弟子上课学习之地,名曰博渊阁,阁内有十间课室,每个课室皆可容纳百人,在博渊阁后面,就是普生堂,那里便是我们的用膳之地,一日两餐,分别是巳时和申时,若是错过了用膳的时辰,你只能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

    李释然源源不绝的讲道,林水寒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也不开口打断,待李释然讲完回头问他时他才缓缓开口,“师兄,我有几个问题。”

    “你说吧。”

    “弟子上课一般上到什么时辰?主要学习什么?还有,课程结束之后,我们什么时辰才能回各自寝居?”李释然闻言浅浅一笑,随即开口,“上课内容的话,这个要长老们决定你到底在哪个课室之后才能知晓,至于时间一般是没有限制,等天黑的时候都可以自由活动了。”

    “哦!”林水寒恍然大悟。

    “走吧,我现在带你去澡堂,你好好梳洗一番,待会儿你可是要去菁华殿面见掌门和诸位长老的,可绝不能在他们面前失了仪态!”李释然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林水寒从走进了男弟子的寝居,来来回回穿越无数长廊,走走绕绕,终于到了澡堂。

    因为澡堂湿气较重,怕弄湿自己的衣服,李释然简单交待了几句便让林水寒自个儿进去了,他站在外头等。

    澡堂一共分为两个部分,其中一个便是存放衣服的地方,另一个便是沐浴的地方了,林水寒在里头四下看了看,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便开始宽衣解带将衣服折叠整齐放在了存放衣服的柜子上,随后赤身来到了澡堂里头,那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热水池和分别独立的浴间,林水寒本想去单独的浴间里,可是看到热水池不断上升的呼呼热气,他心一动,一个抬脚便让自己沉浸于一大片热水之中。

    那水温正好,不烫不冷,林水寒从未在如此舒服的地方洗澡,所以开始一个人在水池里玩得不亦乐乎,门外李释然听见林水寒欢呼的声音,嘴角也不禁上扬,果真还是孩子心性,也是,毕竟他才十一岁啊!十一岁,自该是天真单纯率性真实的!

    李释然仰天长叹,十一岁……多好的年纪啊!少年时懵懂无知,本该享受自由自在的快乐和无忧无虑,可是他却……承受了那么多无法言喻的痛苦!

    在他独自一人在外黯然伤神的时候,林水寒已经将自己打理好了走到了他的面前,轻轻出声,“师兄,我好了。”

    李释然低头看他,发现这孩子真是瘦的无法言喻了,两只手藏在衣袖里恍如无物一般毫无突出,身子骨也……一言难尽,不过值得一提的还是他那张清秀的脸,眉眼温柔似水,嘴唇薄如花瓣,整个人如水般轻柔软弱,倒是跟他的名字林水寒,相差无几。

    “恐怕众位长老见了你这样子又该掀起一阵热论了……”半晌,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林水寒出了澡堂,直往菁华大殿而去。

    菁华殿的门窗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回旋花纹,远远望去一片镂空木窗,似乎能看到里头的场景,可走进了才知道,千万细纹旋,远见非彼见,那木窗和门上的镂空花纹实际上都是按照湖水波纹淡淡漾开的模样以百花绽放万叶绿开的方式所雕刻出来的。

    一点一滴都凝聚了天下花草芳华的美好姿态。

    李释然在门口施法,似乎是在请示内殿的人,林水寒光顾着看欣赏外头的美,连大殿的门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都不知道,还是李释然碰了他的肩膀一下,一句“走了”才让他回过神来,急忙跟着他的脚步走进了大殿。

    大殿宽阔,云顶千年玄木作梁,六大盘龙柱做支,一股正气威严,正中央的墙壁上雕画着万山之中,巍峨涵虚上云雾缭绕的画面,前面则是一个如月牙形状的座椅,那是用汉白玉石精雕细刻打磨而成的,因汉白玉原本白如瓷,此时林水站在下方看着就更像一轮弯月,皎洁,明亮,耀眼。

    在那下面,有一个长方形的玄台,那上面坐着麒麟门的六位长老,分别是绿长老艾草,黄长老结香,青长老绿萝,黑长老墨菊,红长老乔木和花长老月季。

    他们每个人都穿着与自己称呼相称的衣服,看上去五颜六色的,虽然让林水寒有些眼花缭乱,可他们毕竟都是镇守麒麟门多年的长老,再怎么样,身上那一种看透红尘的气质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启禀六大长老,弟子李释然奉师尊之命,已将林水寒带到殿前,所有拜师之礼的相关事宜都已准备妥当!”李释然站在玄台之下,恭敬的看着各位长老开口复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