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此道非仙亦非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破而后立者,凌驾众仙魔
    黑暗,死寂。

    百里歌只觉得自己轻如蝉翼,不知漂浮在何处。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却又没有一丝的思想。

    我是谁?不对,我是什么?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问?问?问是什么意思?

    深渊,无尽的迷雾终年弥漫在此处,这里没有一丝阳光,看起来死寂一片。剧毒的雾气就连大罗金仙都无法抵御,却仍有一些奇异的花草在微微摇曳着。

    “咯咯咯,咯咯咯。”一阵令人牙酸,寒毛直立的声音响起,隐约间,一个浑身惨白,四肢着地的“东西”缓慢靠近着

    一具无比扭曲的尸体。

    待它爬到那尸体眼前,赫然能看到,这分明同样是一具无比瘆人的尸体!

    只见那东西的皮肤早已腐烂不堪,森森白骨裸露在外,眼眶中,仅有一颗干瘪的眼球,连着一丝神经吊在外面。它的牙齿稀少却极其锋利,墨绿色的口水滴在地上,竟烧出了一个个坑洞。

    “哈!”那东西似是再也抑制不住,疯狂地蹿向尸体,嘴巴张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狠狠咬向尸体的脑袋!

    “嗡!”一道耀眼的白光一闪而过,那东西如遭重击,以更快地速度被弹飞了出去,撞击在涯壁上,碎裂成无数尸块,再也没了动静。

    “嗯?”又一个浑身暗红毛发的怪物从雾中钻了出来,瞧见了躺着的尸体,眼中一丝亮光闪过,又看了看一旁散落一地的腐烂尸块,不屑地冷哼一声。大步向前,一把扛起尸体,转身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你是谁?”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在百里歌的意识中。

    “你是谁?”百里歌竟也不觉得惊讶,反而重复了一遍对方的问题。

    “呵呵,我知道了。”温和的声音不再问,继续说道,“看到眼前的绿芒了吗?跟着它走。”

    “走?”百里歌的念头刚起,便觉得自己跟着那绿芒飘动了起来,渐渐的,眼前竟出现了一道墨绿色的大门。

    “走进去吧。”温和的声音再次说道。

    “进去……”百里歌喃喃着,一步跨进了大门!

    “轰!”在潮水般的记忆冲击下,百里歌顿时觉得头疼欲裂,不对,是远比头疼更令他无法抑制的痛楚!

    来自灵魂的痛楚!

    “冥河水。”一个清冷而又温和的声音似在耳畔响起,下一时间,百里歌觉得痛楚消失大半,浑身仿佛泡在暖洋洋的池子里,说不出的舒服。

    “醒来吧。”那声音再次出现,百里歌顿时一个激灵,猛然睁开双眼。

    黝黑一片,只能听得滴滴水珠落下,唯一的光亮,来自眼前的那个石台,石台上有一个破烂的蒲团,上面坐着一个白面如玉的年轻书生,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冥河水乃我宗秘宝之一,对于灵魂尤有无上疗效,好在你有先天仙识护住魂体未散,否则我还真的束手无策。”

    百里歌瞬间想起了所有的事,顾不得眼前之人是谁,当即想开口发问,却只能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忘了和你说,你的魂体虽已修补完好,甚至提高了不少,但你肉身毁坏严重,魂体与肉身的联系并不完整,只有在往后完被修复时,方能再次开口。不过你放心,你所说的,我都能听懂。”

    百里歌:“咯咯咯?”

    “是的,你已经死了。”年轻书生点头道。

    百里歌:“咯咯咯?”

    “这里是——尸窟,如你所见,这里唯一的生物,哦不对,应该是能动的东西,都是尸体,包括我。”年轻书生笑着说道。

    百里歌一窒,不由得也露出了些许僵硬的惊惧。

    “没什么好怕的。”书生笑着安慰道,“听说过傀儡吗,你大可以把我们当做傀儡,只是,略有不同罢了。”

    百里歌想了想,僵硬地点了点头。

    书生继续说道:“人死魂灭,这本是天理循环,法则使然,不过也总有例外。对了,我见你既有仙识,却又有些许精纯魔力在身,莫非你已经入了魔道宗门?”

    百里歌坚定地摇了摇头。

    “哈哈哈,如此甚好!”书生双眸登时发光,脸上浮现出喜色,随即吩咐一旁的红毛怪物道,“巨阙,你带这位……”

    百里歌:“咯咯咯。”

    “你带这位百里歌,先寻一处洞窟休息,好生调养,顺便替他讲解下我天尸流的来历,以及修行中的一些基本内容。”

    随后又对百里歌道:“巨阙是我座下大弟子,他会负责教你你适应今后的生活。你也好好考虑下,是否愿意入我门下。”

    教我?怎么教?靠吼吗?

    带着疑惑,百里歌便艰难地迈着步子,跟那名为巨阙的红毛怪物离开了。

    目光注视着两人离去,书生的笑意愈加浓厚,自语道:“护体仙识,却被无上魔气灌体,有趣有趣!呵呵呵,亿万年了啊,我们天尸流终于能看到些希望了。”

    百里歌亦步亦趋地走着,刚开始还时不时会摔个跟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