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流黄金岁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几间平房,一段情怀(求收藏)
    云茜的心理楚阳自然不知道,知道了也会嗤之以鼻。高考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不错,但觉得高考就能决定两个人是两个世界的人,这纯粹就是扯淡。

    关键还是看人。这个年代,多少名门学府的人毕业后碌碌无为,多少野鸡大学的人,低学历甚至没学历的人一飞冲天。考入名门学府只能说起点比别人更高罢了。

    当然,名门学府能够结交的人脉,也不是野鸡大学可以相比的,这一点楚阳不否认。他现在就在努力,为考入名门学府努力。

    那晚回到宿舍之后,楚阳什么也没说,从此每天早出晚归,啃着书本,做着习题......完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至于薛大海一干人一度怀疑楚阳是不是受了刺激,得了失心疯。

    好在楚阳看起来一切正常,正常吃饭,正常睡觉,这才让薛大海等人稍微放了心。

    然后薛大海等人受了刺激,力投入到复习当中。

    说到底,他们学习,上课,上晚自习,还不是为了高考吗?这个年代的高中生,所有生活,所有的主旋律几乎就是高考,其他都不重要。为了高考,他们真的付出了许多。哪怕他们不知道高考之后怎么办,哪怕他们连生活目标是什么都不清楚。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流浪……”

    那时,青春是躁动不安的,年轻人向往着风花雪月,激情的碰撞,野性的释放。但为了高考,很多人几乎将硬生生地这份躁动压了下去。三毛的故事、三毛的文章和歌曲几乎成了这一代高中学子的精神寄托。

    ......

    楚阳的目标不是燕京的大学,而是东部,ZJ省的ZJ大学......

    至于为什么选ZJ大学,一是那里地理环境非常优越,毗邻东部门户沪市,楚阳如果真想做什么,ZJ大学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二是那里,或许有楚阳的执念吧......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周末,距离高考已经只剩三天。这段时间的复习已经让楚阳的心镇定了下来。

    考燕京大学他可能没把握,ZJ大学的话,倒是有几分机会。

    说到底,91年的高考,题目相比后世,确实容易许多。

    一直以来,楚阳的学习并不是差,而是跛脚。他的数理化成绩在班上甚至能排上前十,但他的英语严重偏科,100分的题目,经常30分不到。

    或许是重生回来精力旺盛,记忆和理解能力大涨,又夜以继日的狂啃了一个多月书本习题,楚阳的数理化找回了状态。其他背诵科目也记忆熟练,至于英语,楚阳前世在社会中混了那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他做的是外贸工作,接待的基本是外国客户,一来二去,他的英语不说多强,但熟悉应试习题后高考考个高分还是有把握的。

    接下来做什么好呢?回家吧。回家看看。

    重生回来,楚阳还回过家,原因很多,其实归根结底,楚阳害怕这是一场梦。他害怕回了家,这场梦就会破灭。但他现在确实想家了,想家中的父母,那两位为他劳碌一生的亲人。

    一路颠簸,熟悉的场景,坑坑洼洼的道路......两个多小时之后,楚阳终于下了车,感觉吧,怎么说呢,怎一个“酸爽”了得,楚阳就像打了一场硬仗一样,浑身差点散架......

    不过还是挺怀念的,后世到处都是柏油马路,记忆中,楚阳也不知道多久没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楚阳的家不在市区,也不在县城,甚至不在镇上,而在一个离镇上不是很远农村。

    这个年代,出租车很少,特别是在乡镇,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有出租车这个概念。

    摩托车同样是个稀罕物,而且很贵......

    交通工具大多为自行车,最有名的就是凤凰牌.....还是个奢侈品.....

    指望别人捎一程是不可能了,楚阳不紧不慢徒步而行,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见到了家里的老式房子。

    几间平房错落有致,类似于四合院那种,用的是砖瓦,甚至基层只是泥砖。

    相比于后世动不动就是洋楼别墅,这几间房子当然够不上台面,却让楚阳倍感亲切,因为它们几乎承载了楚阳少年时代的所有记忆。

    深吸了口气,楚阳打开屋门,久违的房间,只存在记忆中的摆设,无一不让他着迷,熟悉而亲切。

    “爸、妈,我回来了。”楚阳喊了两声,没得到回应,估计没在家。

    这个时间,他的爸妈应该在田里忙碌吧。

    楚阳的家在农村,但因为他家是地主后裔,解放初期,地主是很被人憎恨的。那时,“斗地主”算是个大快人心的事,他的爷爷奶奶动不动就被人拉出去批斗......

    楚阳的爸妈还好点,因为当时年纪小,没有被“斗”,却也不能说没有受到牵连,比如田地......

    同村之中,楚阳家分到的田地是最少的,指望家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