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碰瓷
    大概估算了一下,收入应该很可观?

    伯钟忽然扯了她袖子一下,悄悄说道:“长姐,九姑来了。”他们已经知道朱九姑和自己家的辈分关系了。

    元宁冷冷说道:“为长不尊,她算什么九姑!不许理她!”

    这一片果林是朱九姑眼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一夕之间易主,如何不心疼?

    所以她经常偷偷摸摸过来看情况,因为格外留神,并不曾与元宁和伯钟碰面。

    不料这一次不巧,正好双方碰面。

    朱九姑见姐弟俩的眼神都扫过来了,也就不继续在那边藏着了,昂首挺胸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咒骂:“夭寿哦!好好的果子都给摘了!”

    她交付果林的时候,树上都已经开始坐果,桃子则早就摘完了。

    那时候,放眼望去,树上累累垂垂都是果子,可现在呢,至少少了一多半!

    她走到元宁跟前,深吸一口气,故作慈爱,耐着性子说道:“大丫,你年纪小,不懂事,九姑不怪你,不过做事可没有你这样做的。好好的果子你干嘛都摘了?这么多果子都没了,总不能是鸟雀啄的吧?”

    她看见元宁姐弟俩做了几个稻草人,所以果林里的鸟雀不是很多。

    元宁淡淡一笑,“林子是我们的,我们怎么处置也是我们自己的事,就不劳你老费心了。”

    朱九姑忍着气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九姑不是看你不懂,特意过来指点指点你?你年纪小不知道心疼,我却心疼得很呢!这果林你知道费了我多少功夫才养好的?”

    元宁眼睛一斜,“是啊,就因为我们年纪小,所以你才红口白牙,满嘴瞎话!我都打听清楚了,当年这一片果林是我爹娘辛辛苦苦刨坑,一棵一棵种上的!

    “为了买树苗,我们家一年都没闻过肉味!当初这里就是一片沙地,为了能种树,我爹娘也不知下了多少辛苦!

    “结果呢,就因为你家一头瘟猪,你就把我爹娘的心血都抢走了!你现在还有脸跟我说这果林是你辛辛苦苦做起来的!”

    当日她没提这事儿,是因为说得太多族里反而会觉得她故意博同情。

    朱九姑老脸一红,一阵心虚,却不肯示弱,大着嗓门吼道:“再怎么说,这林子也是在我手里长起来的!要是没有我浇水施肥除草,这片林子早就长疯了!”

    “呵呵,”元宁冷笑两声,“怪不得人家都说马不知脸长,牛不知角弯!”

    朱九姑被气的头上都要冒烟了,伸手指着元宁:“你你你……你个毛丫头!你眼里还有长辈吗?”

    “做长辈的爱护晚辈,疼惜晚辈,那自然是好长辈;那些为老不尊的,甚至仗着辈分肆意欺负弱小的,根本就不配做长辈,哪里值得人尊敬!

    “这也是我好脾气,若是我脾气臭一点,见到这样的人一次,就该朝她身上吐一口唾沫!”

    朱九姑气了个倒仰,“好你个丫头片子,没人能制住你了是不是?”

    她扬起巴掌就冲着元宁扇了过去。

    元宁并未躲闪,却在巴掌落在脸上之前,顺势一倒,就倒在了地上。

    她摔得很有技巧,专门往草多土松的地方摔,看起来摔得很重,却一点都不疼。

    伯钟原本一直都攥着拳头在一旁,因为长姐在说话他不好开口,此刻看到长姐摔倒,一声尖叫,先去看元宁的情况。

    元宁在朱九姑看不到的角度冲着伯钟伸了伸舌头,伯钟会意,站起来就一头朝着朱九姑撞了过去,“你把我长姐打晕了!你赔我长姐!”

    那一瞬朱九姑是懵的,她觉得自己没打着人啊,但是没打着的话,人怎么就倒了?

    伯钟撞过来的时候,猝不及防,她被撞了一个趔趄,肚子生疼,伸手去抓伯钟的脑袋,但伯钟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已经学精了,一撞之后,立刻往旁边跳开,抓了根棍子囫囵挥舞着,大声叫道:“我跟你拼了!”

    朱九姑哪能想到这儿啊!冷不防就被打了好几下,赶忙连蹦带跳躲闪。

    伯钟嘴上还不饶人:“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三老太爷,请他老人家给我们做主!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好,反而来找我们的麻烦了!是看着我们一帮小孩子好欺负是吧?

    “我告诉你,我长姐要是有点什么,我就去把你们家的锅给砸了!”

    “疯了!”朱九姑往后退去,“你这娃子疯了!我不跟你们这样的小孩蛋子一般见识!”一边说着,夺路而逃。

    伯钟还在后头追了一阵,朱九姑踉踉跄跄,摔了好几下。

    伯钟也不敢笑,在后面扯着嗓子又喊又叫。

    很快,朱九姑就跑没影了。

    伯钟转身回来,路上还扯了几片酸草叶子润喉。回来看到元宁已经站起来了,便笑着问道:“长姐,你怎么会想到这样的法子?”

    元宁淡淡说道:“伯钟,你要记住了,跟讲道理的人才能讲道理,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那就是你傻了。

    “朱九姑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下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